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吉天农业网 >> 最新文章

农民工在城市里最关心高葶韭

发布时间:2019-10-09 16:39:36

安徽合肥调查显示———工作医疗子女上学列前三

农民工在城市里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对国家有关农民进城务工的政策了解多少?工余时间干什么?最近,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区委宣传部和安徽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就此一系列问题进行了一次样本调查。

调查以街道、社区和工业园区为样本。其中工业园区集中调查了建筑工人,社区集中调查了搬运工人以及偶遇抽样的方法调查。并将职业性质分为三类:产业工人农民工、服务业农民工和个体经营农民工。

瑶海区是合肥市的老城区,农民工4.5万人左右。其中产业工人农民工约占50%以上,服务业农民工约占35~40%,个体经营农民工占10%左右。

从调查情况看,偶尔收看收听新闻的最多,超过调查对象的一半,占52.8%,其次是经常收看收听的,占31.9%,两者合计近85%。有65%的调查对象对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有所了解。从职业分类比较中看出,产业工人了解这项文件的最多,占83.7%,但个体经营者仅有31.4%的调查对象有所了解该文件。

调查对象对政府有关进城务工的政策很满意和比较满意的占96.3%,其中很满意的占34%。通过政策实施和媒体的宣传,农民工对关系切身利益的这些政策措施是有所感知的,并且相当满意。这种满意度是同他们过去在城市里的遭遇相比较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争取和城市人同等的待遇虽然还遥不可及,但只要党和政府对他们重视起来他们就觉得很满意了。当农民工遇到困难,尤其是他们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有54.7%的调查对象向用工单位求助,24.8%的调查对象求助于法律。有85.3%的调查对象选择喜欢城市,希望留在城市生活。

农民工在城市里最关心的问题,排在第一位是工作问题。有47.1%的调查对象选择了这个选项,其中产业工人选择此项的达57%,个体经营者有23.5%选择此项。比较而言,产业工人对工作的关心高于个体经营者,个体经营者最关心的问题偏向于医疗问题和子女上学问题。

工余时间,选择做家务的有28.7%,选择学习技能的有29.3%,有高达42%的调查对象选择其他项,这些农民工工余时间大部分用来打牌、聊天或者看电视等。对于绝大多数农民工来说,工余生活相当贫乏,主动学习技能和知识的人很少。

尽管在工余时间仅有29.3%的调查对象学习技能,但对技能学习有需求的调查对象却高达62.3%,此外还有9.3%的调查对象希望得到政策法规方面的培训。但仍有28.5%的调查对象不希望再学习什么。

综合调查数据,可以看出农民工思想状况基本上是积极健康的。

绝大多数进城农民工已经摒弃了知足、保守的传统观念,认识到自己的工资、福利和地位,以及受人尊重的程度都与自己的素质、知识、业务、技术水平密切相关,开始主动学习。经过多年劳务输出的不断实践和完善以及党和政府的宣传,农民工的法律意识不断增强,一些农民工希望获得法律法规知识培训,在权益受到侵害时能够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

尽管农民工的法律意识在逐渐增强,但在实际生活中,农民工的法律维权意识仍然薄弱。只有自身权益受到侵害的时候才意识到履行法律程序的重要性。

学习娱乐时间少,精神生活匮乏。忙于生计的农民工很少有时间和精力参与政治,他们只是在聊天的时候偶尔讨论些时政新闻,自己的声音没有渠道传达,也不可能参与到政治决策中。长期在外务工的民工,乡村选举他们没有时间参与,城市社区又没有给予农民工参与城市管理的机会,农民工基本是政治参与的边缘人。

农民工对城市缺少归属感,存在一种过客心理。一方面他们羡慕城市的繁荣、向往城市的生活,另一方面,他们自认为由于户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等限制,他们的身份只能是农民,他们的最终归属只能是农村。他们在城市中缺乏归属感和主人翁意识,对城市生活潜意识中有一种疏离感。

社会交往范围狭窄,组织正式化程度低。尽管农民工在陌生的社会环境中为了生存和发展逐步形成了以血缘、地缘和业缘为纽带的集聚现象并形成互帮互助、团结友爱的精神,但是,社会交往面狭小阻碍着农民工接触、吸收城市文化、价值观念。同时,血缘和地缘关系网络为农民工的权益提供了庇护,使他们更多追求一种非正式的保护,抱团结帮现象严重,很少参加正式组织,比如党团组织和工会等。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友情链接